bollywoodM_std.jpg 
為什麼去北京演不來台灣Q_Q

2009/09/25-09/29在北京保利戲院
2009/10/05-10/07在上海東方藝術中心

音樂劇《舞動寶萊塢》(Merchants Of Bollywood)是一部展現世界上最大電影產業的歷史並伴隨閃閃發光的紗麗和舞蹈藝術,表現寶萊塢電影典型美好結局的音樂劇。《舞動寶萊塢》希望能夠吸引到更多來自不同層次的觀眾,包括因為瞭解寶萊塢電影而喜歡它們的亞洲人,也有喜歡舞蹈和戲劇或者曾經到印度旅遊並對印度感興趣的人。

《舞動寶萊塢》的編劇和導演是托比·高夫。瓦布哈維·梅爾沁特設計舞蹈動作,劇情圍繞阿耶莎·梅爾沁特與她祖父桑提拉之間的衝突而展開,劇中還將出現很多寶萊塢歷史上膾炙人口的歌曲。

女主角的祖父桑提拉是印度電影處在鼎盛時期時的一名舞蹈指導,後來當他看到電影產業越來越被商業化時毅然離開,並自己開辦了一所舞蹈學校。但是阿耶莎違背了祖父的意願,離家出走,並成為寶萊塢現代電影中一流的舞蹈設計者。扮演男主角的阿里夫·扎卡利亞表示:「人們將看到寶萊塢電影如何從黑白時代發展到今天激動人心的電影作品。」

緣  起   

音樂劇《Lady Salsa》在新西蘭巡演期間,製作人Mark Brady和導演Toby Gough偶然間在一家名為『寶萊塢』的印度餐廳用餐,餐廳內播放電影片段的大屏幕引起了他們的注意,當時正在播放的是寶萊塢電影中精彩的雨中舞蹈,舞者們華麗的服裝令他們眼花繚亂。電影鮮艷奪目的色彩和演員們真實流露的情感,富有異國情調和激情的編舞,以及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都讓製作人和導演激動興奮不已,正是因為這一次偶然的邂逅,超豪華音樂劇《舞動寶萊塢》演出團破繭而生。

2005年9月26日,動用巨資打造的印度超豪華音樂劇《舞動寶萊塢》在澳大利亞悉尼Enmore Theatre劇場首次公演了。一經問世,演出便引起了極大轟動,各界好評洶湧而來,在場的觀眾全部起立,為精彩的演出歡呼喝彩。

2006至今,《舞動寶萊塢》演出團開始了全世界範圍內的巡演活動,為各國觀眾帶去了高水準的演出,其中包括:蘇黎世、柏林、杜賽爾多夫、法蘭克福、巴塞爾、漢堡以及慕尼黑。從2006年12月到2007年1月,《舞動寶萊塢》在歐洲的影響不斷擴大,並在英國倫敦著名的阿波羅劇場上演,該劇在南非東部城市德班和約翰內斯堡的演出也是一票難求。

2009年10月《舞動寶萊塢》演出團將攜全球巡演的巨大成功來到中國,將一段描述犧牲與反抗的故事,一個發生在兩代人之間的衝突,一顆嚮往藝術之夢堅貞不渝的決心,展示給上海的觀眾

以上資訊來自 東方藝術中心售票網

官方網站:http://merchantsofbollywood.com.au/aus/


merchants_5_236x353.jpg 

bollywood.jpg 

merchants_of_bollywood_500x500_140509_t350.jpg 
  
 
新聞來源:星洲日報(2009-08-08)(點入有圖)

我愛寶萊塢

7月中,來自印度的“寶萊塢歌舞劇”(Merchants Of Bollywood)搬上了國家文化宮,雖然那些舞台劇演員並非來自寶萊塢電影裡面,讓人一聽到名字就開始尖叫的印度大明星,比如寶萊塢影帝沙魯克‧汗(Shahrukh Khan),但是因為是印度歌舞劇初次登場,現場仍然吸引了不少寶萊塢影迷或歌舞劇愛好者。

令人意外的是,觀眾當中有很多是華人,而且一些人還穿著絢麗的紗麗,手腕上戴上成串的金色手環,額頭貼上吉祥痣。這才發現原來馬來西亞除了哈日、哈韓族,還有不少哈印一族!

寶萊塢歌舞愛情電影深入民心,人們一想起印度片,腦海裡自動出現“花叢中跳舞”、“草地上翻滾”的畫面。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本地飲料的電視廣告:葡萄與橙子在池邊一見鍾情,當印度音樂鏗鏘響起,兩粒水果在池上牽手翩然共舞。

見到這個畫面,電視機前的本地觀眾總能心領神會大笑一番。廣告好笑,正是因為它看準了人們對印度片的情感記憶,成功製造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從中帶出廣告的幽默與風趣。

相同的,來觀賞寶萊塢歌舞劇的哈印一族,他們對寶萊塢電影最深刻難忘的印象,就如飲料廣告裡面的情景,永遠是刻苦銘心的愛情加澎湃的歌舞呈現。

有人覺得嫌寶萊塢電影通俗得俗氣,有人說故事情節太簡單,絲毫不用大腦思考,但是對於寶萊塢狂熱者而言,他們就是愛它簡而易懂,對那千篇一律的劇情以及何時何地都可以載歌載舞的形式拍手叫好。

出席寶萊塢歌舞劇的翠鳳說,她雖然不屬於哈印一族,但也喜歡一群人很整齊的、歡快的共舞場面。“我很喜歡看印度人跳舞,他們總會跳得很落力,看印度片感覺就好像在看MV(music video)。”第一次看印度歌舞劇的她,很期待“傳說中”充滿亮麗色彩的舞台,還有一群人一起舞動的動感畫面。

把翠鳳拉到國家文化宮的佩玲是個百分百“哈印族”,事實上她已經是第二次觀賞這部歌舞劇。“看了就很喜歡,所以來看第二次。舞台劇和電影不一樣,舞蹈也不一樣,我感到十分震撼!”

她分析,歌舞劇比較好看,是因為寶萊塢電影經過裁剪,可以到不同的地方拍攝取景,製作出來的畫面很精彩、好看,但是舞台劇就無法做到,現場表演非常講究舞技。“寶萊塢最經典的畫面,就是他們常常在草場上滾來滾去,或者在樹後面躲來躲去。”她一說完,大家都笑了開來。

大馬的寶萊塢情懷

寶萊塢電影讓大馬人對印度片留下刻板的印象,即使它並非印度電影的全貌,只是所謂的主流印度電影。不過在還沒有人啟動內心深處的記憶體之前,人們並不曉得他們的童年多多少少都曾經吸收過寶萊塢電影的某個影像片段。

寶萊塢電影歌舞鏡頭的編入有時候過於逞強,純粹是為了歌舞而歌舞,前一秒正處於傷感悲哀的情緒裡,下一幕就出現翩然起舞的畫面;或男女主角在街角你追我逐,路邊的路人甲乙丙丁都能成為眾舞者之一,配合主角的舞蹈動作;或不斷的更換場景、服裝,可以從城市街頭跳到山坡上,從大太陽跳到飄霜落雪,從傳統紗麗跳到T恤牛仔。

再者,大部份作品的主題總是離不開愛情。片中女主角永遠是美麗勇敢,而男主角則是力大無窮、無所不能,武打環節中雖然傷痕累累,但是永遠都能夠戰勝敵人,最後的結局十之八九皆大歡喜。

儘管寶萊塢電影中有很多不邏輯、荒謬之處,故事情節也形成一定的模式,然而正因為如此,人們看寶萊塢電影無需用太多的精神和腦力。一些寶萊塢迷甚至說,看印度片不能夠用理性和邏輯去思考,它純粹是一場飯後娛樂,一家大小可以坐在一起咬牙切齒,隨著故事情節起伏,時而開懷大笑,時而感動流淚。

70、80年代的人,大部份的童年都有寶萊塢電影的回憶:汗流浹背的午後,即使是午覺中也會被印度音樂鏗鏘吵雜的舞曲吵醒,然後迷迷糊糊中搬了小凳子和家人坐在電視旁;甚至可以說,如果晚餐之後的黃金時間是屬於香港連續劇,那麼午餐後一定是印度片的快樂時光。或許現在已經很少在看了,但是不能不承認那段記憶始終留在記憶深處,當熟悉的舞曲響起時,內心深處再度熱血沸騰。

像王水蓮一家,她們就是那個年代長大的人。“我們很愛印度戲,從小就接觸印度電影。”到了今天,王水蓮與家人還是在看印度戲,有時候還扶老攜幼上印度電影院去觀賞寶萊塢電影。遇到喜歡的片子,她們還會特地去買光碟在家裡看。

穿著褲裝雪紡印度服的婷婷和美盈並非特地追風,她們純粹是喜歡印度服飾。婷婷說,她有很多印籍同事,在相處時已經開始接受了印度人的文化。“今天這麼穿,是因為好玩,也是為了配合今日的舞台劇。”

還沒有入場,聽說有千餘套服裝以及2000餘件印度首飾的“寶萊塢歌舞劇”,美盈想象舞台上的表演者穿著華麗的紗麗、金光閃閃的服飾,眼睛開始發亮。“期待有很多的歌舞,還有長得很好看的男主角,就像Shahrukh Khan那樣,哈哈!”她笑說。

雖然現在不再看印度戲,但是兩人異口同聲說,她們小時候都有看寶萊塢電影,而且那時候很喜歡看呢!

外國人也瘋狂

另一部份哈印族,是在馬來西亞生活已久的外國人。他們雖然沒有大馬人在電視上追寶萊塢電影的記憶和習慣,但是他們卻深深愛上了這裡的印度文化,食物、服飾還有具有代表性的寶萊塢電影。

這些在我們生活上唾手可得、隨處可見的文化,在外國人看來卻是那麼有吸引力。在吉隆坡生活了15年的美國人Linda,打從很久以前就喜歡印度食物和寶萊塢電影,去年她去了印度寶萊塢最大的電影生產中心——孟買,對這個神秘國度的興趣更深了。“我並不曉得這部舞台劇的內容是甚麼,看是寶萊塢的歌舞劇,我就來了。”

於是她穿上印度長袍,攜帶穿著藍紗麗的Apryl來觀賞。Apryl來自加拿大,2年前從一個從孟加拉回來的法國朋友學會看寶萊塢電影。“我一看就愛上了。我喜歡他們的文化,還有那些五顏六色的服裝,於是就跑去買。”

雖然兩人絲毫不諳印度語,但是還是會看寶萊塢電影以及買光碟,追隨印度風去。

------------------------------------------------------------------------------------

你知道嗎?

寶萊塢一詞

“寶萊塢”(Bollywood)一詞源自印度最大的製片中心孟買(Bombay),因為孟買的開頭字母是“B”,於是把“好萊塢”(Hollywood)的“H”換成“B”,就變成了Bollywood(寶萊塢)。孟買電影城旗下所拍攝的電影,均稱為寶萊塢電影。大約是在1980年代中期開始,由媒體為這些主流的孟買電影冠上“寶萊塢”美稱,希望藉此與美國好萊塢相互媲美。

不過據說當地的電影藝術工作者對這個對這種說法並不感到光榮。因為暗指“寶萊塢”不等同“好萊塢”的製作品質,諷刺“寶萊塢”的影片是仿效好萊塢的B級電影,低成本的粗糙製作。

星洲日報/快樂星期天‧報導:鄧雁霞‧2009.08.02



全站熱搜

阿曼達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